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  >> 时事新闻  >> 国内

上饶准分子激光矫正近视

2017-12-13 20:43:21    来源:南昌普瑞    编辑:李朝卿

上饶准分子激光矫正近视,南昌如何治好近视眼,南昌做近视眼手术后遗症,上饶一只眼近视怎么办,南昌治疗近视哪个医院好,景德镇做近视眼手术的危害,抚州准分子激光治疗

  “呵呵,我看这个网约车,下个月是个重大转折点。”5月19日下午,深圳罗湖大望村,谈到网约车,深圳西湖出租车公司的老的哥夏师傅开口便是这样一句话。

  夏师傅提到的下个月,是2017年6月27日,也是网约车新政的过渡期终止日。在这一天之后,如果未按照深圳市政府层面的要求获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将无法在深圳继续开网约车。相关网约车平台也需在5月30日之前取得相关的经营许可。

  5月23日,滴滴宣布获得了深圳地区的经营许可证。而在北京、天津等城市,近来网约车新政过渡期纷纷宣告结束,这意味着,困扰网约车的政策风险终于消失,但相关管理也进入了“动真格”阶段。

  网约车行业进入了一个转折的关键期。

  网约车打破

  传统出租车利益格局

  “眼见他起朱楼,眼见他宴宾客”,用这一句来形容去年一年的网约车行业的变化万千,倒是贴切。

  滴滴快车的“老司机”王军是网约车行业兴盛时期的见证者和受益者。此前在建筑工程行业工作的王军早在2013年滴滴刚刚兴起时便加入了网约车大军。

  “什么滴滴快的的红包大战,后面滴滴和快的合并,又跟优步竞争。到后面滴滴最强,中国的优步也变成滴滴的了,滴滴成了第一。”王军细数自己和网约车的发家史,如同像对自己家人一样熟稔。

  当年行业刚刚兴起的时候,王军加上各个平台的补贴,一月轻松赚取3万,这么丰厚的收入令他既兴奋又忐忑。

  “毕竟那时网约车没有得到国家政策的允许,好像是黑车一样,不知道哪天就被交通运政部门把车给收了。”王军形容最初当网约车司机是“灰色职业”。也因为如此,身边有朋友在开了半年后便退出了这个行业。

  只有王军坚持了下来,高峰时,他有3个手机同时在用,车上一直开着,易到、滴滴、优步还有其他一些如今已经不为人知的小平台的APP他都开着,哪个平台补贴高,红包多,就用哪个。有时还会发动他的亲戚进行互相“抢单”对倒刷红包,每个月光刷红包都能刷到几千元。

  看到王军开网约车这么赚钱,他的表弟也从开的士转行开网约车。“开的士一个月也就7000多块,公司还有各种约束,不如开网约车赚得更多。”王军说,以他表弟为例,早期从红的司机转成网约车司机收入是之前的2~3倍。

  因此,仅在深圳,传统出租车与网约车相当于上演了一场对决。一面是网约车红包满天飞,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司机纷纷“倒戈”,转向开网约车,深圳等多个城市出现了自2009年以后就再未出现的“招工难”。

  据深圳市交委统计,与2014年相比,2016年1~9月深圳红的司机月净收入为5851元,较2014年下降了31.67%,即使加上政府和企业各补贴1000元/车后,仍下降19.97%。红的日均载客里程280.5公里,下降了12.5%,每公里载客收入为3.93~3.98元,下降约30%。然而经营成本却高居不下。

  连日来,记者走访深圳大望村等知名“的士村”,也是昔日的“滴滴村”,发现红的司机对网约车颇有微词,甚至有人一提起就怒气冲冲。最核心的原因,是因为网约车对出租车行业的巨大冲击。

  夏师傅说,都怪网约车打乱了行业秩序,让开传统出租车变得前途暗淡。“赚得少,也越来越没意思。”夏师傅说,已经有很多人退出了开的士的行业,要么回老家,要么转行做别的行当,“网约车最后也变成了的士,大家都发现钱不好赚了。”

  今年5月,深圳在调整红绿的出租车运价时透露,由于出租车驾驶员收入达不到合理水平,行业不稳定因素积聚,服务水平大幅下降,“红的”拒载(特别是对长途客),“绿的”不打表、议价及私调计价器等违规运营现象尤为突出,甚至形成常态。出租车主管部门及深圳市行政执法支队多次开展专项整治,但收效不大。

  但如王军所言,网约车自诞生之日起就处于野蛮生长的状态,红包补贴、低价格战等非正常的竞争手段不断推出,平台对几十万的司机、车辆缺乏足够的约束力,据披露仅深圳网约车有2231人身份异常,其中有40人属于外逃人员,对网约车的管理和规范亟待出现。

  网约车新政后的

  巨大转折

  转折点发生在网约车新政的出台。2016年7月底,交通运输部、工业和信息化部等七部委联合发布《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新政明确了网约车的合法地位,指出满足条件的私家车可按一定程序转为网约车,从事专车运营。此外,鼓励私人小客车合乘。

  这对网约车行业来说是一个重大突破,因为这意味着此前一直游走在政策与法律边缘的网约车从此摆脱了政策阴影,有了公开、合法的“身份证”。

  几个月之后,各地纷纷出台了相关的实施细则。较之于国家层面的管理办法,新的地方性细则更具体,并直指了网约车行业几个“痛点”——一是网约车的异地营运,二是车型问题。

  以深圳为例,新规定意味着在东莞、惠州等地的网约车将不能在深营运,深圳车牌的车如果车型不达要求也不能再继续营运。而此前,因深圳地区相对高的运价,异地网约车曾是在深圳地区营运的网约车的重要力量。

  一时间,极具地域特色的网约车新政成为了热议的话题,甚至引发了不少争议。如北京市主管部门出台的《北京市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实施细则》,不仅要求网约车平台要取得当地部门核发的网约车牌照,还对网约车司机和车辆提出了“京人京车”的相关规定。

  车辆方面,经由本市公安部门年检合格,已购买营业性车辆的交强险、第三者责任险和乘客意外伤害险,具备本市车辆号牌的5座三厢小客车或7座乘用车。

  与北京相似,上海也提出了“沪籍沪车”的规定。据统计,目前全国已有73个城市公布了网约车实施细则,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对车辆轴距都做了严格规定,2700毫米、2650毫米基本都是B级车的标准;对司机的户籍也要求必须为当地户籍或具有当地居住证。

  考虑到新政对行业的影响,北京、深圳等地设置了过渡期。而近日随着过渡期到期,新政也纷纷进入了正式实施阶段。

  王军也就是在看到新政出台后萌生了退行的想法,他直言“新政后很多网约车司机确实干不下去了。”虽然王军是深圳户籍,但他的车不是B级车,因此如果要将自己的车辆去申请相关证件,仅购车年限、车辆轴距等方面就会卡壳。

  “我可以选择租平台的车,或者自己再买一辆新的,但我算了下,20万的新车用来跑滴滴,且8年内就要报废,这样不划算,不如我重新干回老本行。”王军说,今年6月底过渡期一到,他就会卸载滴滴,从此与网约车行业告别。

  连日来,记者随机走访了至少10名网约车司机,有9人直接表示在6月底新政正式实施后,将退出网约车行业,还有1人表示选择观望。

  而在近期,北京、深圳纷纷就网约车规范经营的相关规定发出通知。

  5月18日,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发布通告称,在深圳从事网约车经营的网约车平台应当于2017年5月30日前完成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者许可申请。已在本市从事网约车经营服务的车辆和驾驶员,应当于2017年6月27日前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逾期未取得相应许可的网约车平台、车辆和驾驶员,应当于2017年6月28日起,停止在本市行政区域内从事相关业务和服务。

  自2017年6月28日起,市交通运输委将对未取得许可的车辆、驾驶员以及使用未取得许可的车辆、驾驶员从事网约车经营的平台开展专项整治,依法依规从严查处。

  北京、天津等地已经正式进入网约车新政的实施阶段。

  据报道,北京市交通委交通执法总队表示,考虑到平台取得运营许可的先后时间不同,司机开展考试的程度不同,虽然现在过渡期结束,但执法人员不会“一刀切”式地要求驾驶员持证上岗,将慢慢推进。但对于根本就不符合本市网约车新政的司机和车辆,如外地牌照车辆、外埠户籍司机等,则会按照规定进行查处。

  网约车市场降温

  转型成主旋律

  不考虑国家政策层面因素的影响,回顾近几年来的网约车发展历程,昔日野蛮生长、拼命攻城略地的时代显然已经成了过去时,网约车行业已经进入了平稳期。

  2016年,优步中国与滴滴合并,此前的两家之间的白热化竞争就此告一段落。此后,滴滴成为第一大平台,自此坐稳了行业第一把交椅。此外,易到、神州专车以及传统出租车转型的代表作首汽约车成为行业公认的前几名。

  但新政退出后,网约车市场明显降温,专车企业能否转型考验着企业的运营能力。滴滴等都传出过“被裁员”的传言。虽然网约车企业还在对专车行业进行细分领域的拓展,但寻求业务多元化、逐步减少对专车业务的依赖成为网约车企业转型的主要思路。

  如“专车第一股”神州优车(838006.OC)2016年的业绩报告披露,神州专车业务收入占比高达86.53%,虽然仍占比较高,但相比于上半年的99.87%有所下降。

  数据显示,神州优车的收入进一步多元化,专车占总收入的占比逐渐降低,买买车和其他业务收入占比增加,成为新的增长点 .

  而在专车运营方面,2016年神州专车服务收入50.6亿元,同比增长190%。有分析认为,这主要得益于神州专车业务的用户规模和消费频次较上年均有大幅度提升,再加上其品牌效应的凸显。

  今年5月,神州专车在丽江正式上线运营,当地出租车同步接入神州专车APP,打造丽江旅游城市高端品质出行新方式。拓展细分领域的新方向,打造高端化品牌正在成为神州专车努力的新方向。

  而滴滴出行负责人程维曾表示,和专车市场早期的补贴大战相比,滴滴现在把更多精力投入到技术的研发上,比如通过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更多地去了解用户的需求。而自2016年10月8日以来,滴滴多方出击,意图通过多远的策略,降低新政对私家车加盟模式的冲击。公司先与安飞士巴吉集团达成合作协议,随后又完成对共享自行车ofo的战略投资。

  此外,还推出小巴业务,主推短途拼车,意在解决出地铁后最后3公里问题,目前仅在北京、成都等部分区域运营。旗下租车业务“滴滴租车”已在北京、深圳两地上线运营,这是滴滴出行第9大业务。目前在“行”方面,涉及了出租车、专车、快车、顺风车、代驾、试驾、公交等9大业务体系。

  5月22日,滴滴宣布旗下儿童专车服务——宝贝专车计划正式上线。宝贝专车最大的特点就是在普通的滴滴专车上面安装了一个CYBEX儿童安全座椅,家长在携带年幼儿童出行时,可以将儿童安全固定在安全座椅中,从而让自己儿童获得更加安全的乘车体验。事实上,宝贝专车并非是滴滴首次尝试定制化服务。

  这被业内认为是滴滴在挖掘存量市场、提供个性化定制服务的再一次尝试。

  此外,传统出租车向网约车的转型也成为大势所趋。最突出的典型便是首汽约车。

  据首汽约车相关负责人在回复e公司记者采访时表示,首汽约车计划在全国范围进行大力推广,成为智慧交通的倡导者。

  首汽约车日前在北京发布开放加盟平台战略打造品质出行联盟,立足“互联网+出行”领域。2017年,首汽约车将利用合规优势发展“自营+加盟”的首约模式,实现行业内“保三争二”的战略目标。

  截至目前,首汽约车平台已在北京、杭州、宁波、无锡、南京、温州、福州、青岛等8个城市三证(线下许可证、驾驶员证、运输证)齐全。

  统计显示,截至2016年12月,网络预约出租车用户规模达2.25亿,较2016年上半年增加6613万,增长率为41.7%,网络预约出租车用户在网民中的占比为30.7%,比2016年年中增长8.4个百分点;网络预约专车用户规模为1.68亿,比2016年上半年增加4616万,增长率为37.9%,网络预约专车用户在网民中占比为23.0%,比2016年上半年提升5.8个百分点。

  有专业人士认为,网络约车作为共享经济的代表性行业,在盘活车辆存量资源、满足用户个性化出行需求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2016年网约车市场逐步趋于稳定。但一方面,各行业巨头也在积极转型,探索新的利益增长方向。同时,网约车与传统出租车行业的融合趋势将进一步加剧。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